为了几棵树,跑了冤枉路

为了几棵树,跑了冤枉路       

周末在网上看到一个人免费送出龙舌兰。我去年就想在院子当中种龙舌兰,以突出墨西哥风格。当时我还对墨西哥一往情深呢。

一联系。说在佳美河谷的佳美河谷村。她打电话来指示了方向。我一一作了笔录,还留下她电话,说出门之前再确认一下。

上午帮一个同事搬家,搬完后已经一点多而我要在两点到人家里。也顾不上查地图了,带上指示方向的小纸条就上路了。

她说沿着68号公路过了动物救助中心后在Los Laureles 往右拐上山。此路接上佳美河谷路。 在那里往左拐开三四个英里找到佳美河谷村。她家是这么这么个号,路口有个网球场。她又提到Rippling River和老年残疾公寓,说她是某号。我听了就想她家是在一条欢快的小河边的老年公寓。我还奇怪,那里怎么会有很多龙舌兰,还要自己处理?

一路开到动物保护中心没有问题,因为去过。然而过了以后,却没有看到Los Laureles, 只有一条宽路叫做Laureles Grade (google 地图上则是Laureles Garden Road)。 心想不会就是此路吧。然而没拐弯。继续前行看看。但是再没有看到主要道路。于是急急拐进一条通往人家的路,经过一个大门看到两个男孩子。停下来问路。其母出。告余约Laureles Grade 就是Los Laureles。 于是调头,上该路。 没想到此路既长又弯道多多。 风景倒是绝佳,可是后边被一个老太太开车紧盯着屁股,好不紧张。七拐八拐,看到前边路边一块观景空地。急打右转灯进入。那老太太“嗖”地一下子便开过去了。我笑道:"Fk u!"。

九曲十八湾之后,没有再见到什么山妹子,终于开到佳美河谷路。左拐,不久看到了佳美山谷村的牌子,可是那村却是一片地区,住房都在路边深入一两个英里的地方。路口有邮筒和号码,可是不都清楚。越开心里越疑惑。开到一个加油站,问站主一个不是很耐烦的女人。得知的印象是这里很乱,不好找。我说有个网球场。她说那你开过了。往回开Ford 路那里有个网球场,路口是白栏杆。于是往回开,猛地看到Ford 路,左边一个白色栏杆,一条仅容一车的小土路。急转进去,开到底下来寻觅,却不见人家。敢情是个网球场办公地点。找了半天才看见一个男的打电话。问他。他说134号那得开好远,过了山头。我们这里是50几号。 我没有手机,请他拨打那个女的给我的号码,结果不对。一定是我记错了。

于是想,索性往前走再看看。开了两个迈,赫然看到路边一个牌子Rippling River,却不是河,是一群房屋。我开过去了,又进入无头绪状态。又沿着路边一条羊肠路开进人家院里掉头出来,决定到Rippling River 去打听。好在人家没人。

到了才知此是公寓。办公室没人。看到一个老太太在院里桌边看书,问她。没有结果。转了一下,看见一个开着门的公寓,hello 一下。出来一个女的。也问不出结果。看见那里的活动室的门开着。门上贴着电脑培训班的通知,大喜,何不用电脑跟A联系一下?A就是要送出龙舌兰的人。进去。屋里三台电脑。开机。一个男人从里屋出来,看看我没有说话,大概以为我是住户。电脑开启很慢。好不容易开启了。却没有因特网联接。笑话。那个电脑培训班就是教住户怎样使用浏览器的。桌上有本教材,一步步地教,简直原始。从打开后的浏览器的地址栏可以看出不少人上过不少网站。怎么今天就不灵了?

没办法,回家吧。出来却不知道怎么取捷径到后面的客人停车场。见到一个老太太在二楼走廊,问她怎么走。告诉了我。又想何必不再跟她打听一下我要去的地址?便上去问。她也不知道。我说了A的半个名字(因为我也没有记住)。她说跟她认识的一个人相似。我说我有A的电子信。她说我看看其地址或许可知。我说活动室的电脑不灵光, 如果你有电脑我可以给你看那个电邮。她说随我来。

她带着我转来转去,却转到了停车场。我很纳闷。原来她以为我在车里有A 的电邮。我晕。给她解释了我的意思是用她的电脑。

幸亏这是一个很和气乐观的女人。她带我去了她的公寓。路上我们互通了姓名。那是一间很小的公寓。屋里很杂乱。想来一个老人收拾起来也很麻烦。我倒没有看出她有什么残疾。那个公寓就是A说的老年和残疾人公寓。

她的电脑是苹果的,显示屏很大。我开了邮箱,给她看A的名字。她说不认识。我又提起网球场。她说那就在我们旁边有个网球场。我可以带你去,两分钟。

其间我看见一本厚厚的1958年同学聚会册。原来她是1958年(我想应该是中学)毕业的。她用那本当鼠标板。

我很快给A发了个E,说我在Rippling River找你,你看到马上回复。我告诉了H(就是让我用电脑的太太)。H 说回来再看。往外走的时候,我想这个老太太很帮忙,应该保持联系,就问她是否在脸书上。一提起这个她笑了,说有但是进不去了,忘了口令了。我说你可以要求提示。她说不知道怎么要求。我说我可以教给你。她大喜过望。我也很高兴,因为我可以回来再查我的E。

果然他们公寓旁边就是一条车道下去。路口是个小网球场。路边一个歪七扭八的小牌子上写着此处的门牌,就是A给我的那个。那牌子只有学生课桌那么大。谁看得见?真是打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到底还是费了一番功夫。


我让老太太在路边等,自己下去。马上看到一个房子的门牌号就是A给我的。门口一个男人在修车。 我问是A的家吗。答曰不是。下去转了一圈又转回来,问这里是否某某号。说不是。指着路对面几栋房子说,也许是那里。

走进去一看,一个女人在一所老房子前的垃圾箱那里干活,见我进来便笑着说你是否来拿龙舌兰的。哈,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了。她指着一个高大英武的女人说,她就是A。我看了一下A,判断她是属于那种波西米娅式的人物。她在那里给另外那个女人当房客。她们正在力图刨掉一棵硕大的龙舌兰。

我说我车停在隔壁,你把这些挖出来的放在这里,回头我来拿。她们说别的人也正在前来。我便开车过来选了两株近一米高的,以及一些小苗。同时听到别人给她打电话问方向。看来找不到路的不只我一个。

完后,跟H回她的宿舍教她上脸书。结果她不但忘掉了口令,而且忘掉了用来登记的电邮,而且她两个常用的电邮的密码也忘了。我说你没写下来吗。她拿起一个笔记本,是想信纸那样上下翻的,说如果我写了应该在这里。那笔记本上乱七八糟地记着一些笔记。她说是学什么班的时候记的。她翻到一页,笑着说,我都不记得自己写过这些了。

我看看表,快5点了。我可不想天黑后在佳美河谷路上开车,可是我也不好催促。幸亏她自己说今天就到这里了。她会找邻居里的一个懂电脑的帮她解决问题。

我便离开了。空气中已经有水分。我想不要再开弯道很多的 Laureles Grade 了,干脆开到佳美市,往右上1号公路回去,虽然绕远,却主要是坦途。

往佳美方向开的时候,空气中的水分变成了小雨,必须使用不停的雨刷器。一路开过去速度倒是很快,没想到一上一号公路便狂堵了。45迈的路只能开10迈。我赶上哥伦布节外出玩的人了。我的车不好。走走停停,温度指针很快达到了中点。我得想办法解套。

前边就是通往佳美市的主要道路。我从右道挤到左道,在下一个红绿灯往左拐进入佳美市。已经有好几年没有佳美市了,然而两边的街道毫无变化。我也无心停车去逛逛画廊,而是一直开到通往石子滩市的那条路上,打算借道那里躲开一号公路上的拥挤。

石子滩市是要交买路钱才能开车进入的(不行或者骑自行车则不必)。我有个熟人住在那里, 便对门岗说我要去找人。可是这次碰到一个认真的同志,非要我报出地址。没办法,只好惊动人家,打了电话跟门岗说,才得以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