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传教

传教      

周末,一个晴天。老方一大早起来把上周新换的卧室门的门边油漆完了以后,已经是11点了。他炒了一个包菜,煮了几条小鱿鱼。本来想清理鱿鱼,后来一想,中餐馆的鱿鱼都是不掏肚子就做的,吃了也没事,便连皮带肠子肚子丢尽锅里煮了。

老方在盘子里盛了饭菜,瞥见外头街上几个穿着怪异的男女。都是墨西哥人。男的穿西装,女的如果是两个人,往往穿一色的衣服。一看就是执行特殊任务的。那装扮让老方想起改革开放初期的农民企业家。老方知道他们是传教士。几乎每个周末都能看到他们到邻居家敲门,可是他们的工作总是没有成效。

老方拿起军用望远镜,看着那些传教士拿着小册子去对面人家敲门,不禁心生嫉妒。这些人从来没有敲过他的门,好像他不需要被传教似的。 老方知道这也不能怪他们,因为他们除了西班牙语可以作为流利的传教语言之外,用英语只能进行不超过L2的交流。

两个女信徒敲对门邻居无效,便转身要走。老方端着盘子急出,拿了一把塑料椅子到车库门前坐下。等那两个女的出得邻居的院子面朝他的时候,老方喊道:“你们只跟墨西哥人说话吗?”

女信徒见老方这样叫,便过了马路到这边来。老方也站起来,端着盘子迎上去,说:我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们是Jesus of the Latter Day Saint. 女人一脸惶惑。
Jesus de la dia tarde santo, 老方换西班牙语说。女人听懂了,说不是,我们是耶和华见证者。你是哪的人?

Chino 老方说。

女人马上翻开手中的小册子。老方一看都是中文的,心想,效率真高。我且考考她们看。边说:你说人怎样才能得救?

女人说:我不知道怎么用英文说,但是你看这里。说着便打开一本西班牙文的圣经。老方认得那种,因为曾经在别人丢弃的书里捡到过一本。曾经拿着它去参加学校里的西语查经办,被组织西语查经的韩国随军牧师告知那是某教派的翻译,中间有跟正宗圣经不符合的地方。至于哪里,老方也没有问过。

女人翻开新约的《约翰福音》,指着其中一段。老方念了几个字,虽然不全懂,却看出那是“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人类”那段。看来这些信徒也不是吃干饭的。

那你们的宗教跟别的宗教有什么不同,比如浸会教?老方用筷子往嘴里扒拉了两口饭,又抛出一个问题。

那人说,我不知道浸会教。我去过基督复临安息会的教堂。他们虽然信上帝,可是总是说耶稣耶稣的。

老方说:难道耶稣不是上帝吗。经上说圣父圣子和圣灵是三位一体的呀?

女人说,可是上帝是有名字的,叫耶和华。

上帝还叫訝威呢。老方说。说了以后也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意思。但是他看出来耶和华见证人有点不把耶稣放在眼里。

女人又问:你要不要哪天我们给你送一些中文的资料?

不用,老方说,我的英文很好。他用手指敲了敲信箱,说,你们放到这里就好了。

正说着,对门的嘎大叔背着吹灰机,拿着一塑料袋子估计是吹气来的垃圾回来的。

老嘎, 老方喊道,这些人找你呢。你要不要跟她们说话?

女人也跟老嘎打招呼,似乎老熟人的样子。

老嘎憨憨地一笑,什么也没说,一转身进了自家的院子。

女人没能留住老嘎,似乎也看出来在老方这里也不可能有什么结果,告辞了。

信徒们走后,老方又往嘴里扒拉了两口饭,突然想刚才没有请人家吃饭,太不礼貌了吧。下次吧,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