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墨帐篷扎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墨帐篷扎

方壶斋

周六出去了小一天,回到家里,看到斜对门的老墨家搭起了帐篷。 这帐篷不是六四的时候学生们在天安门广场上用的那种,而是像一所房子一样大小,有立着的墙,有斜着的顶,是白色的,是橡胶或者塑料做的。心里想,不好,这家大概什么人过生日了。不是今天晚上便是明天星期日一整天,他们要玩个尽兴。看看时间还早,随便拿了点吃的,就到学校的学生中心上网去了。本来想着晚点儿回来,可是天气不好,外面雾气腾腾,天空中一片阴霾,影响得我上网也没情绪。随便看了几个芙蓉姐姐减肥后搔首弄姿的录像便又打道回府了。本来想着老墨们大概已经开始疯狂了,没想到那家静悄悄的好像没人一样。心中暗喜。看来是明天了。那我反正要出去。图书馆开到晚上九点。你他妈爱闹不闹。

回到家里,出去散散步。本想到附近同事家讨口茶吃,却见门口有客人的车。回来,晚上八点。从街口往里走,隐约听见低音贝斯。我想这不是那家,一定是谁家开了收音机。因为我看见那家人不但搭起了帐篷,还弄来了专业音响。那音箱就有一米来高。

等我走近了,才发现那顶帐篷从里面放光了,一片白色,好像上帝一样晃眼。那音乐就是从那里出来的。原来这家的聚会,是晚上八点开始。那帐篷里面,除了音乐以外,还有旋转的彩灯,整个一个舞厅搬来了。我操,等着受罪吧。

我并非不喜欢墨西哥音乐,可是我对邻居这样肆无忌惮已经很反感,于是恨屋及乌,最近在网上很是发了一通贬低老墨的种族主义言论。其实并非所有老墨都这样放肆的,但是老墨之爱办聚会,之爱高放音乐,乃是其文化习俗使然,无可抵赖。

于是我请出了江泽民的红歌星,在屋里大声播放她的《辣妹子辣》,以抗衡那讨厌的低音贝斯。我的音乐,他们是听不到的,所以没有抗议的作用,只有覆盖的作用。

不过今天还好,大声疯狂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在10:45分我注意到他们的音乐声音开始变小了。虽然低音贝斯还能穿墙而入,杀伤力却很低,不会影响我睡觉。当然,我依然很讨厌这些人不遵守市政规定,过了10:30分还制造噪音。我并非不爱听墨西哥音乐,我是反感他们那种态度。

原以为我倒霉掉进了墨西哥人的包围圈。最近得知,在萨利纳斯住豪宅的同事,也有免不了被包围的命运的。看来老墨也不是买不起豪宅。人家买了豪宅之后,才不管这个社区多么白领,放起音乐来一样没商量。所以,好房子碰上坏邻居,也还是没辙。同事说,真不知道退休后去哪里才能躲开墨西哥人。我说去加拿大。我在加拿大呆过,人种比较单一。

星期天晚上九点半回来。不错,那家大棚没有声音,不过还没拆。可是另外一家也搭起了大棚。音乐倒是没有放,只有小孩子在嬉闹,偶尔也有大人在唱歌。老墨怎么都是昼伏夜出?我心里祈祷上帝:主啊,星期一晚上我回来时,希望看到这两个大棚都不见了。阿门。

我看到墨西哥人不多,大多是做最简单的体力劳动的。不过,他们的音乐细胞的确发达,从头到脚都是节奏。

TOP

我们这儿也是墨西哥圈子,在车库搞音乐的也大有人在,你说的搭棚子我们邻居也干过,可是我没有你那么厌恶他们,他们也是一种生活,当然低音贝斯烦人,不过也不是每天,他们的大日子,熬一下也就过去了,还有那些年轻人,除了努力工作之外,也在追求自己的理想,生活贫乏,更需要精神生活支持,所以我通常还会替他们打招呼,“have fun!”

TOP

"我在加拿大呆过,人种比较单一。"

对,我刚从热闹的北京回来。更珍惜加拿大的清净。老方退休后过来吧~~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尽力而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