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上的女人

墙上的女人

2001.06.10

任何一个冬天都会下雨,
静静底,静静底流下来,
在灰白底色的光线中,
又静静的潜伏,像黎明时分的猫。
于是, 墙上有了你,
屋子里唯一的亮色。

外面, 白天的喧嚣声沉寂下来,
透过苍白的脸,
仿佛过去了几个世纪都沉寂下来。
你为什么要悬挂在那里呢,
每当看到那失神的双眼,
我都感到迷惑。

舞台上人们忙乱着,
为最后一场演出排练。
整个冬天都这样,
如同那些冻不死的鸟儿,
清晨一起来就要歌唱。
这里可太暗了些,
他们熄灯了。

你不允许我将你迁到楼下,
抚摸你冰凉的身躯时,
我觉得你还是一堵墙,
或者,墙的一部份。
炉火很旺啊,
可你还凉凉的,
有一种怪怪的味道。

他们一一向我告别,
把我剩下的暖意全带走了,
用他们的吻,
是的, 剩下的。
然后他们就会散开,
跟那些鸟儿们一样,
散开,
留下冬天的雨和空旷的舞台。
然后我们就这样对视着,
直到我冰凉的身躯贴上去,
是重复的单色。


任何一个冬天都会下雨,
不然你为什么会流泪呢。
没有人,
几辆车和远处的山峦。
在森林深处再深处,
潜伏下来,
象黎明时分的猫。
世皆浮波客,我是波上舟。
dushuxianji.wordpress.com

本帖最后由 qingganliu 于 2013-6-8 21:52 编辑

感动。
千万别把握墙上的她拿到楼下。
老柞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