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两遍瑞珏之后的随想——

总的来说作为第一主人公人物的苍白



序幕中瑞珏没有出场,也就没有了那个原本在家里出嫁来回挥手的滑稽动作。



去除了第一场洞房最后的消息传来,对也不对呢。



左手中指戴戒指?------那个时代的要求,是不是啊。



突然安插的叔嫂关怀,又突然暗转下场?



勾小手指太可笑。



没有删除鸣凤出场,却删除了鸣凤的净场唱。



兄弟年龄正相当,恰好证明了原先雷雨里脚色安排的荒谬。



讲的是厅堂,结果又讲姆妈到厅堂去歇歇。



一片战乱讲的是觉新留在那儿抵挡一阵,却是瑞珏陪伴他,这违反了大家庭的常规。



又突然提出觉民和琴表妹----来强化瑞珏的太可爱。



风霜雨雪几十年?有几十年呢,推测往后想,这时候的预见也是很可笑----正如唱词所说真正太可笑。



这一段对唱极力渲染了永恒的爱情。



接下来的三人轮唱设计得很好。程臻的杨派也唱得很不错哦。



梅小姐?钱小姐才对。哪有下人这么称呼的。



同为寡妇,她的旗袍开衩就是高度恰当,不像那次学员班大雷雨花园会洪豆豆穿的那件。



去除了梅林相会,那么好的意境可惜哦。



重逢后登程前在卧室相见,没必要唱“三送”那么样的长腔。



和瑞珏的告别,还是没有新意。觉新离开时间太长,就为找一封信翻箱倒柜的?



矛盾的是一边说这个家没有人懂得他爱护他愿意让出来,一边又说要相爱到终老。这个矛盾原先就有,可现在强化了。



觉慧的西装袖笼接缝两面都是起皱的,服装怎么这样子。



新增加的一场戏对瑞珏的性格褒扬并无帮助,反而看到同时代的吕贤丽出演陈姨太之精彩。



最后加了一段承担的唱段,也是无助于性格开掘。



临终一场才是瑞珏的重头戏,但是前面的性格无冲突此地却有这么篇幅长达二十几分钟的戏就无法感人。尤其是瑞珏忽然和原先版本不一样,很奇怪哦。这显然是为了舞台形象,瑞珏不再是难产好像是产后得病而死的征兆。



最后的一段更是值得探讨----觉新始终是悲苦,而瑞珏已经是羽化成仙的感觉。美则美矣,但不真实。并且显得拖沓,至于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那样的豪言壮语看来也不适合瑞珏这样的女性。



——冬天也有到尽头的时候,给人的体会就是革命呼吁了。


拉拉杂杂写到这里,越发想看川剧激流之家,哪儿能找到资料呢。


反正,这样子的舞台角色位置颠覆,跟申梅(审美)差距甚远。作为沪剧界的领军人物应该好好思考怎么样的脚色更适合自己怎么样子突出矛盾冲突人性冲突。
是非是 我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