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上角色位置被颠覆的范例之五

说了古装戏青蛇对白蛇的颠覆,再来说近代剧雷雨里面周萍对繁漪的颠覆。

我想原本曹禺老前辈一定也是把繁漪作为第一主人公的,因为她最叛逆最富有戏剧人格。历来的非话剧文艺作品大致如此。

有所变动的是孙道临老前辈拍的电影。恐怕是因为孙道临自己德高望重自演自导出任周朴园这一要角。也可能顾亦菲(记得是这个名字)名气还远远不如孙导,造成一种印象是周朴园的戏份大大增加。但是,通篇看下来还是繁漪她占据了主要的位置。

以沪剧甬剧等地方戏改编来看依然如此。没看过陕西省京剧团的雷雨,不好说。但是从没啥大动静来估计也会差不离。沪剧的丁是娥更是被称为活繁漪,可见其影响力。

直到安徽省黄梅戏剧院搬演曹禺这部成名作,这才有了大刀阔斧的更动。

曾经听说剧名是雷雨声声。这种变动不足为奇也不说明多大问题。真正值得关注的是周萍这个人物成为了当仁不让的第一主人公。还不仅仅是第一男主角啊。

全部剧情围绕着周萍的挣扎而展开。

这里,繁漪的挣扎已经让位给了周萍。究其原因之所以能够如此,无疑和别的剧本颠覆出于同理那就是戏份自然也是必然地向他倾斜。

周萍原本就是一个充满着矛盾的人物。说是繁漪挣扎在后母和情妇之间,那么周萍更是挣扎在旧爱和新欢之间。

所谓不道德那曾经是一种对封建大家庭对专制父亲的极度反抗,所谓的觉醒是逃避责任向往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新世界。向往新世界这一点弟兄俩并无不同,不同点只是在于周冲更年轻更冲。

周萍最后又正像繁漪所说越来越像你父亲了。这是周萍的悲剧。至于同母异父兄妹间的乱伦之是一种巧合下的导火线。周萍走上鸣枪自杀的结局则并非偶然,正因为他身上有着太多的不可解除的矛盾。

这么说绝对不是为周萍开脱,而是证实了安徽省黄梅戏剧院的眼光和本事。

纯然,可以说这部戏是为了蒋建国院长申梅而度身制作。这没有啥不对啊。

年过四十,四十五岁一度梅的门槛日益逼近。每一个有胆识有才艺的演员都会作如是想。

问题在于院长和剧院都选对了课题!

搞科研的都知道立题的重要性。立项在于立题,没有好的选题哪来好的项目?

搞文艺也是如此。那时候批判主题先行其实是错误的。就是样板戏难道就不是主题先行?

于是,慧眼去发掘,去开拓。这就是戏曲舞台上的大好事。

据说京剧的雷雨并不算成功,那末为何黄梅戏就能一炮打响呢。很值得深思。

我原先也很奇怪,雷雨这么一部经典名作,为啥京剧和黄梅戏却迟迟不动手拿过来为我所用。

现在有了一部颠覆得非常成功的雷雨!

无论是徽州大宅门的风味,无论是唱词唱腔新编,包括舞台上演绎的身段动作,以及满台出色的演员——无一不是一把好手!黄新德的周朴园,吴亚玲的繁漪,-------。参见国家大剧院的介绍。

尤其要叫好的是黄梅戏不但敢于让周萍成为第一主人公作为蒋院长的申梅作品(一举获得成功!赞一个!),而且敢于去除鲁大海这么一个角色。

时代在前进,观念在改变。原先曹老先生的初衷恐怕也是必得有个工人阶级的真正代表出场吧。现在,大胆地去除了,因为用这样一部戏剧来揭示无产阶级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未免有点儿不能承担,那就还不如不提也罢。

黄梅戏雷雨鲁大海的退出和不存在其大胆可以和川剧家瑞珏的不打照面相提并论了。

大胆啊-----这里是赞誉,不是戏台上常用的台词大胆在责问在怒斥哦。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

************************************************

节目介绍


  新编黄梅戏《雷雨》,改编自曹禺先生的同名话剧,它改变了黄梅戏以塑造女性人物见长的局面,具有挑战性地将一位男子作为第一主角,将原著中大少爷周萍 “擢升”为一号人物,使所有的戏剧冲突围绕着这一人物的内心苦闷和灵魂的挣扎而展开,放大了这个人物忏悔原罪、向往光明的一面,并在改编的过程中拓宽了黄梅戏的表现领域。


  该剧由著名导演王向明执导,编剧为川剧《金子》的作者隆学义,著名黄梅戏作曲家时白林为该剧作曲,指挥由省黄梅戏剧院国家一级指挥江松阳担任。著名黄梅戏演员黄新德扮演周朴园,吴亚玲扮演繁漪,何云扮演四凤,胡玉洁扮演鲁侍萍,周珊扮演周冲;而让众人最想不到的是,话剧演员同时是电视节目主持人的“真得味”徐世银竟“改头换面”地唱起了黄梅戏,在剧中扮演鲁贵,他的表演风趣自如又入木三分;而安徽省黄梅戏剧院院长、国家一级演员蒋建国饰演的周萍被公认为是近年来舞台上扮相最俊朗且极具活力的一个,他的表演张弛有度、奔放洒脱、富有激情,对角色的把握准确细腻,具有很强的表现力和感染力。
  编导打破了原来四幕话剧的格局,采用六场制,分别定题为雷雨兆、雷雨前、雷雨近、雷雨至、雷雨中、雷雨急,场景基本集中在周家,这样更加明确的点题式布局,使观众在观看时就会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剧情向高潮的挤压式推进,增加了艺术的感染力。原著中,四凤和周冲都是触电身亡,带有偶然性。改编后,四凤是跳河自杀,周冲误落井中,这样凸显四凤因双重打击万念俱灰而主动寻死,增加了悲剧色彩。
  该剧在人物动作造型上追求雕塑效果,开场和谢幕在光影氛围和照明切换上吸收了电影蒙太奇的手法,将不同时空不同人物的心理在同一时空展现,演员们边歌边舞,最后定格在意味深长的特定动作上,令人回味无穷。此外,音乐编排配合剧情推波助澜,两者浑然一体;乐队用堂鼓等打击乐来表现人物透不过气来的内心世界,令光影氛围笼罩下的舞台扑朔迷离,渲染出人物命运的悲怆。精彩的表演、丰富的舞台手法,把曹禺先生所要抒发的伟大的人文精神和人类灵魂的深切情感较为丰富地呈现给了观众。
  自2005年创排以来,新编黄梅戏《雷雨》曾多次应邀赴北京、天津等地演出,获得了业界的一致好评。在当年的第九届中国(宁波) 戏剧节上,凭借着新颖的编排手法和演员们的出色演绎,该剧一举夺得优秀剧目大奖;随后《雷雨》几度“吐芳”异国,在北美和日本等地的演出也大获成功。
 

  安徽省黄梅戏剧院简介:
  近200年来,黄梅戏艺术从草台登上舞台,从民间小戏成为有全国影响的大戏。新中国成立以后,黄梅戏得以迅速发展,风靡大江南北,唱遍长城内外,成为安徽文化艺术中最响亮的品牌和最具标志性的剧种,成为在海内外享有盛誉的艺术奇葩。
  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在国内外常年演出《天仙配》、《女驸马》、《罗帕记》等优秀传统剧目,还根据民间传说和中外古典名著改编的《墙头马上》、《孟姜女》、《梁祝》、《红楼梦》、《长恨歌》等剧目,用黄梅戏传播了中华传统文化神韵。近年来创作推出的《风尘女画家》、《风雨丽人行》、《木瓜上市》、《雷雨》、《霸王别姬》、《徽商胡雪岩》等新剧目,适应了时代和人民群众审美的提升和变化,受到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
是非是 我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