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上角色位置被颠覆的范例之三

这一块豆腐干要陈述的事情有点儿怪。

因为不仅仅是颠覆,而是大概是有反反复复吧。

原野是曹禺三部曲之一,也是他唯一一部涉及农村的话剧作品。搬上银幕时刘晓庆杨在葆。刘晓庆当仁不让,杨在葆从红日年轻的一代就非常讨喜。

歌剧是万方自己改编的,主角排列也是现金子后仇虎。其他如我所知道的川剧是沈铁梅的金子为第一主人公,沪剧也是如此----长宁沪剧团团长陈苏萍出演第一女主角也是排名第一的金子。

直到最近,因曹禺老先生百年诞辰在国家大剧院这么个场所上演的话剧原野注意到是胡军最后一个出来谢幕。

按照通常的标准,谁最后出来谢幕谁就是舞台上的第一把手。

这句话请参看下面这转载的最后一段文字。

那么就是说胡军演的仇虎排到了徐帆演的金子之前。

说位置谈颠覆不能不来看排名。徐帆资格也够老,可是或许应该说首次吧,第一男主角超越了第一女主角成为第一主人公。没看过这出新而又新的戏,只能就事论事就文论文。

非常阳刚的仇虎占据了舞台中心,也是最后一个走到台前谢幕。

无独有偶,据网络消息说上海沪剧院要排演原野,由钱思剑出演仇虎。显然不是茅善玉出演金子,那么在缺乏与钱思剑相当的一级女演员情况下虽然不知道究竟是谁 ----消息来源只是说有钱思剑在朗读吟唱剧本,可以推测钱思剑将会排名第一。也就是说,继胡军之后,又一个仇虎排到了金子前面。

***********************************

来源:新浪娱乐

舞台上角色位置被颠覆的范例之三

演出剧照

舞台上角色位置被颠覆的范例之三

演出剧照

舞台上角色位置被颠覆的范例之三

演出剧照

舞台上角色位置被颠覆的范例之三

演出剧照

  东方网9月25日消息:9月24日,是曹禺老先生百年诞辰纪念日,作为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原野》隆重登台国家大剧院,演员胡军再次出演“仇虎”,和演员徐帆、濮存昕、吕中一起奉献了一场精彩纷呈的视觉盛宴。当晚的演出票早已提前全部售罄,演出也是空前的成功。

  当开幕的钟声结束,一头蓬乱长发的仇虎从火车上跳落下来,追光中映入观众眼帘的是胡军那高大挺拔的身影,这是胡军十年后再次出演的“仇虎”,一个全心充满仇恨的复仇者。

  胡军十年前在人艺就已经演过《原野》,但那是一场参入了先锋思想的话剧,舞台上充斥了马桶、电视等现代的道具,表演的时候满脑子的问号,因为场景和内容太不相符,内心充满矛盾,不知道自己在演什么,观众也不知道看的是什么……这些让胡军无比惋惜却无奈的离开了这个充满他全部激情的舞台。

  但昨天当胡军出现在芦苇丛生的原野上时,“仇虎”充满仇恨的目光已经吸引了观众,座无虚席的观众席,鸦雀无声,大家都被舞台上的表演牵动着每一根神经……胡军充满张力的表演,让人一下子感受到他的专业舞台魅力,他冲出原野时的野蛮凶狠,和金子别后重逢欢喜的缠绵,面对杀父仇人焦家人的愤恨,以及他那一曲凄仓的歌曲,胡军通过他丰富透彻的表演功力把观众带入了剧情当中。

  当仇虎领着金子逃离焦家到黑漆漆的原野后,小黑子被焦母误杀,仇虎不再有报了杀父之仇后的酣畅痛快,他的思想不再是野蛮而无知,仇虎内心充满了矛盾,也有些许的痛苦和不安,当仇虎经不住内心的痛悔煎熬而走向火车道时,他的举动和他的独白、金子凄厉的哭喊声,观众都深深的被感动而泪流满面……

  《原野》的结局没有按照曹禺老先生原作出演,而是做了重新的改编,让仇虎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复仇者,而是一个思想丰富且内心复杂的青年……胡军这次对仇虎的演绎,可以说是痛快淋漓的,十年的离别,久别重逢的人物,让再次回归舞台的胡军再一次感受到了舞台独有的魅力和他对舞台张弛有节的控制,这次美好的温习,让观众再次期待胡军的精彩演出。

  演出结束,大幕徐徐落下,观众掌声轰然响起,当胡军最后一个走到台前谢幕的时候,观众掌声、喊声响彻这个剧场,持久不息。
是非是 我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