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上角色位置被颠覆的范例之一

我一直对舞台上角色位置被颠覆这样的事情很感兴趣。

仔细想想,可能是内心世界的不安份和对现实世界的不公平的一种愤愤然,找了一个地方作为出气口。

所谓舞台上角色位置被颠覆,是这么个意思——原先的主角被配角颠覆,本来的第一主人公为第二把手挤下去了。这儿不算那种在舞台上抢戏的事儿,而是说根本上(也就是从剧本本身这个基点出发)原先的位置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最最杰出的要数荀慧生大师的红娘。

众所周知,无论是哪一个剧作大师写的西厢记董西厢王西厢无一例外崔莺莺小姐是第一女主人公,还是实质上的第一主人公。没有一个本子是例外。

拿越剧来说,袁雪芬方亚芬(亚芬这个名字取得好!)扮演的崔莺莺都是占领舞台中心的。即便是吕瑞英的活红娘每场戏都有出场,——其余剧中人没有一个像红娘那样每场必出而且在拷红那场戏里无疑红娘占领中心位置,那也是排名第四,甚至于还在老夫人之后。小四,可怜哦。

再看张派京剧,张君秋崔莺莺当仁不让,绝对不会让红娘丫头排在小姐前面。

荀慧生排名四大名旦之末,很有点因为出身有问题之故----看看电视连续剧就知道了他原本唱梆子被皮黄界瞧不起。可他非常要争气,也很有自己的独特演绎。不光在悲剧大戏以及文武兼工这些方面----他的踩跷攻那是从小在师父棍棒下苦练出来的,而且在陈墨香的支持帮助下把原本的西厢记干脆就改成了红娘!

你看,连戏名都给改了,不简单吧!

崔莺莺小姐本来由于出身,大家闺秀嘛,在这么一出偷情戏里处于羞羞答答的地位。而红娘则不然,她天生的活跃天生的抱不平天生的没有那种大家闺秀的做腔。

本来就满台飞的红娘在荀慧生大师的锤炼下面戏份更加出彩。完全压倒了原先文人笔下的第一女主角。

丫头和小姐换了位置!

于是,那一段著名的让张生慢慢爬的棋盘舞就成为永恒的经典;那一段守在房外为小姐幽会(先奸后娶)站岗放哨脸上发烧的唱段流芳百世。

试想如果没有这么一番颠覆,能有这样的好戏么?

我记得在人民大舞台看袁雪芬徐玉兰张桂凤吕瑞英的西厢记,那一场就是崔莺莺唱了半天表示内心挣扎,后来红娘催促半推半就地下场就结束了。寄药方为救他风流命——小姐了却她女儿情的实际行动就是去了西厢。这就下场了,完事了。哪能有红娘的那一段唱呢。不是喧宾夺主了吗。

从西厢记到红娘,其实就是喧宾夺主的结果。

一次完美的颠覆!

我尤其欣赏的就是丫头把小姐的风采压下去了。

事实上也是----如果没有红娘,哪来的西厢?崔莺莺能敢于如此越轨行动?!

无论从人文角度从艺术角度来看,更应该从荀慧生老前辈的勇于实践上来看,这部大戏红娘不单单是荀派代表之作,而且是舞台上角色位置被颠覆的一系列范例中的佼佼者。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
是非是 我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