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楼岁月》节选 哥哥来土楼

本帖最后由 黄豆 于 2010-3-29 05:18 编辑

我有两个哥哥。我大哥虽然没下乡到书洋,但他和我们在土楼乡村这个家是命脉相连的。在下乡的第一天中,我的大哥风尘仆仆地骑著自行车,从他下乡的30多公里远的农村赶回石码,帮助我们搬家,并且一直随车送我们到书洋。所以我这个知青回忆录自然也有很多我大哥的话题。

我大哥是1964年从龙海县石码到本县的程溪公社塔坛大队安田尾小队下乡落户的。安田尾是漳州人旅游到三平寺的必经之地,有一道路口叫脖子口,是漳州北下香客进入三平寺的关 卡。三平寺是闽南一所名闻遐迩的千年古刹,唐代高僧广济大师曾卓锡于此,后又圆寂于此。因而成为闽南佛教圣每年海内外香客朝山进香达数十万人之多。即使是在文革,每年到三平寺进香的人也络绎不绝,安田尾也因此人来人往。安田尾离石码只有30几公里,座落在一座山凹里,60年 代初期,国家在安田尾建立了几个战备仓库,那里也新建了一个生产队,刚好有条件青接受了十几位石码知青落户。我在下乡前的两年,学校停课,我经常到安田尾 看我大哥,和他一起当农民上山砍树,下田插秧。有时我还骑自行车从漳州载三平进香的香客,赚三五角钱之后,就在我大哥家过夜。

我大哥下乡的缘由也是非常特殊的。他1961年毕业于龙海一中,俄语很好,曾经和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宇宙飞行的苏联航天英雄加加林通信,在学校还是二级乒乓球运动员,是学校乒乓球队主力,省体校 要招收他,但他为了考大学放弃了这个机会。可惜后来却因家庭出身不好没有考上大学,落考后他在一家乡村小学当代课教书。他话语不多,但工作兢兢业业,深受学校师生爱戴。

60年代初上山下乡运动规模较小,当然也是家喻户晓的。1963 年 石码居委会动员城镇失业青年上山下乡,我父亲看到我大哥当老师之后人都瘦了,想让他到农村当农民,增强体质,于是他自己作主为我大哥报名。我大哥也很听 话,把代课教师辞了。当他的学校知道他辞职的消息之后,几乎是人人惋惜。因为他和这个学校的老师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后来好几个男教师在每年暑假就到安田 尾住。他下乡后不久就担任生产队会计,非常正直,勤劳,每年都受到表彰,被评为上山下乡积极分子。直到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我大哥还和他代课的学校师生来 往。我们全家下乡之后,在石码和漳州都没有房子,回到漳州石码时,晚上就经常要赶回安田尾,这是后话。

下乡第一天,有大哥陪同,我们这些弟妹们也轻松多了。到了书洋之后,我大哥看到我们住的是这样大气的土楼之后,他对我们也放心了。他在安田尾住的知青宿舍,就是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平房,四人一个房间,煮饭、吃饭和大小便都在房里,那像我们的土楼这样高级的住宅,有厨房、茅房、谷仓房和走廊,冬暖夏凉。

我们一家6人就住在新楼(一座老土楼的名称)楼上的一个角间,大约16平方米左右,那时是冬天,全家人挤在一起也不觉得挤。我们终于有了一个真正的新家,一座几百年历史的大土楼,用它那大地的深情拥抱了我们一家。

再来说我二哥的故事。我的二哥在龙海一中一直是最优秀的学生,各课成绩都名列前茅,德智体全面发展,共青团员,担任学生会主席,像我们这个家庭背景,我二哥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是来之不易的。我常常嫉妒我二哥的聪明,因为我读文科还好,读数理化就比较费力,可是他数理化是拔尖,文章也写很好。我上龙海一中是1964年,我二哥刚刚从这个学校毕业,到外省读大学。因为二哥名气太大,我在学校里,老师和高年级同学只叫我“某某(二哥名字)”的弟弟,却不必记住我的名字。我上小学的时候,最喜欢到石码影剧院看龙海一中的文宣队排练和演出,我二哥是文宣队队员,很会跳舞。他演叛徒吴三桂,假装肚子痛溜号的镜头,令人捧腹大笑,至今记忆犹新。

一九六八年十二月,我二哥终于盼来大学毕业分配,他在他的新浪博克回忆录中写到:“那时,我们属于‘臭老九’(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叛徒、特务、走资派和臭知识分子)。分配时,正值父亲遭批斗,全家被赶出教堂,甚至连家徒四壁也不如,因为根本没有家。我已经断了几个月炊(指来自家里的日常生活费),带著身上仅有的五元钱,还有毕业分配的派遣费,记得总共是72元。包括火车票、行李托运、旅途补贴(记得那时每天旅途补贴是三角)。无法返家,而径直奔向西南贵州工作单位,开始了争取成为‘工人阶级’一员的人生新旅程。因为只有五元钱,所以即使转车,也尽量是白天候车,晚上在火车上,否则住旅馆都成问题。”

我二哥毕业分配时,正好是我们被赶出教堂的日子,他一个无家可归的穷学生就这样踏上了人生的新旅途。他领到第一次工资之后,马上寄出寄钱给我们,父母兄弟姐妹是他的至爱,他梦里想的是亲情。直到几年之后,他才回到闽南,回到书洋看望我们。

记得下乡后我的大哥在书洋呆几天之后,就回到龙海。不久我的父亲也被放出来,当我们在书洋车站接到几个月没有见面的父亲,看到他瘦得脸都凹了进去,我把头扭向一边,两位妹妹早已是泪流满面。

该团圆的团圆了,这个新楼之家开始越运行了。新生活开始,也是艰苦磨练的开始。

说明一下,这是本书的第五节,第三节“下乡第一天”和第四节“不再寂寞的古堡”已经发表在我的博客。这里选择未发表的部分刊登。

TOP

哥哥来土楼后,土楼一定不再寂寞了?是吧,友明兄
老柞木

TOP

本帖最后由 依林 于 2010-3-19 05:58 编辑

那一段岁月的历练无论多少年后,仍是令人心潮澎湃、深思长叹!

这就追去您的博客继续读(搜索您的名字就行?)!谢谢您的分享!

TOP

我大哥虽然没下乡到书洋,他和我们在土楼乡村这个家是命脉相连的。

怎么一上来就让我捉到一个别字?另外,里面字词之间有些空格需要注意一下。

好文章!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尽力而为。

TOP

哥哥来土楼后,土楼一定不再寂寞了?是吧,友明兄
qingganliu 发表于 2010-3-19 01:17


是啊!有哥哥真好。我看到中国很多独身子女,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希望有一个哥哥。

哥哥就是弟妹们的保护伞,哥哥总是让我们有安全感。

TOP

那一段岁月的历练无论多少年后,仍是令人心潮澎湃、深思长叹!

这就追去您的博客继续读(搜索您的名字就行 ...
依林 发表于 2010-3-19 05:53


依林也来了,久仰!

TOP

我大哥虽然没下乡到书洋,当他和我们在土楼乡村这个家是命脉相连的。

怎么一上来就让我捉到一个别字?另外 ...
为力 发表于 2010-3-19 08:09


改过来了!谢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