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读记 【学而·上 】之一

本帖最后由 Immanuel 于 2010-8-11 14:06 编辑

《论语集释》

论语.jpg
2010-8-11 14:05


学而

Monday, August 09, 2010

学而时习之, 不亦说乎?
学:古人之学,乃在修身。哀公问孔子弟子中谁最好学,孔门身通六艺者七十二人,孔子独称颜渊,以其不迁怒,不贰过为好学。程伊川谓之“儒者之学”,与辞章之学和训诂之学相区别,   然而这大概是他自己的发明。贾谊《新书》引逸《礼》:“小学业小道;大学业大道。”
习:以鸟数飞过也。反复而操练 (practice)。 耶稣教导门徒,也主张重在修炼。


按:今人修学,只在知识技巧的训练。尤其是家庭与学校的分界,使得道德教育无根无据,实在是现代教育最大的失误。所谓乱世之征也。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有:乃友之通假。 古本作“朋友自远方来”。又有解“友”字乃弟子之谓。《孟子》“子濯濡子曰,  取其友必端”。是指拣取弟子,要取心底端正的。《史记·孔子世家》记“定公五年,鲁自大夫一下皆僭离于正道, 故孔子不仕,退而修诗书礼乐,   弟子弥众,  至自远方,  莫不受业焉。”则,史迁也是解“朋友”为弟子的。郑玄谓:同门为朋,同志为友。
方:与“并”通假。以“远方”为一词,乃误解。方来者,并来也,盖朋友之属, 结伴前来。《尚书》谓“小民方舆”,《史记·宋世家》记为“并舆”。《周易》:“不宁方来”,《尚书》:“兄弟方来”。用法皆与此处相同。


按:孔子有心教育,曾有“教学相长”之感会。实在是个谦虚宽仁的人。

人不知而不愠, 不亦君子乎?
不知:解者有不知我和不知学二意。参之《皇疏》已经提到了。不知我者,盖无求闻达于人,绝竞争之心,销不平之气矣。人不我知,何有失于我哉?不知学,则夫子诲人不倦,常怀忠恕之心,因材施教,不肯责备求全于一人。
《揅经室记》:“‘人不知’者,世之天子诸候皆不知孔子,而道不行也。‘不愠’者,不患无位也。学在孔子,位在天命。天命既无位,则世人必不知矣,此何愠之有乎?孔子曰‘五十而知天命者’,此也。…‘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与此前后相应也。”这段注解颇得孔子为人处世态度的真谛。
不愠:朱子谓,心有不平之意,即为愠。则外物与我,无间无惑,故能心静如水,来去不住。

君子:成德之谓。Matured Man. 盖此处所谓成年,并非只是年纪的长大,而是一个人的德性圆满,可以休然处世,物我不惑的意思。孔子自云“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由此,它与“gentleman”有完全不同的蕴意。
(A gentleman is more concerned with a social code of polished and civilized conducts, more about external behaviors, rather than the substance of a man who is more concerned with a moral code of wise understandings, matured attitudes and inner virtues. It is also different from a so-called “saga”. Maybe use “the wise” to substitute it is better than any other words, as it being used in the Proverbs in the Bible, in comparison with a fool, which is compatible to “小人”.  )



按:比较耶稣、孔子、释迦等人的教育门徒的路径,有很多相通, 甚或相同的见解和做法。师友之道,大哉!盖此道不正,则名位不顺,名位不顺,则教学有损。今人以竞争之道,督促学业,则更是道业沦丧,不知多成自恃自是,甚或骄妄无耻之辈。

一点感想:近来读到居留国外的一些文人学者的文字,间或提到自己身为父母如何对待年轻子女的事,字句间颇以学得西方人平等(放任)对待子女方式为骄傲,读来让我十分痛心。我生活经历中,有机会深层接触到许多美国和其他的西方家庭问题,并给以咨询。西方家庭的破裂,父母子女,夫妻兄弟观念和做法的失误,实际上是一种美国六七十年代才滋长出来的一种扭曲的社会文化现象。一二代人的愚蠢,造成当前许许多多的,关乎个人、社区、社会福祉的根本性的问题,患深难理,积重难返,已经是西方有识之士的常识。而我们有些人,学习西方,只见皮毛之丰丽,不顾肌理之溃败,人云亦云,邯郸学步,忘记了对孩子和年轻人的根本职责,实在让人痛见的一件事。西方的朋友,我可以驳斥和勉励他们,他们一个个痛悔流涕,庚心警觉,然而我们有些人,追逐物流世潮,早不在意根本与传统,这是更让人痛心的一件事。
世皆浮波客,我是波上舟。
dushuxianji.wordpress.com

一点感想不错。美国有教养的家庭,孩子极讲规矩,似乎行止礼/轨仪言谈看得比什
么都重。当然是培养下一代领导者。另外,我知道一些家庭极磨练小孩子的毅志力,
比如爬半日山,路中不许喝水饮料。大小便要控制,不能随地。

多的也不说,皮毛一语倒未必丰丽。

TOP

本帖最后由 Immanuel 于 2010-8-11 23:12 编辑
我知道一些家庭极磨练小孩子的毅志力,比如爬半日山,路中不许喝水饮料。

真的吗?不容易。

皮毛丰丽改为”华丽“, 你看怎样? 或者干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点感想,实在是感想,肤浅得很。见笑了。。。


美国有教养的家庭,孩子极讲规矩,似乎行止礼/轨仪言谈看得比什
么都重。当然是培养下一代领导者。“


有话说话。你这话大概是凭空发论,讲的是极少的文人或世家之类。实际三代以下的事,不但在中国,在西方更是如此。一二家庭的特例总是有的,我们还是要看社会文化迁移的主流。即使能够有所保持,与道德品行大概也不大相干。当属于所谓的”gentleman“的范围。
世皆浮波客,我是波上舟。
dushuxianji.wordpress.com

TOP

一个国家,总有各式各样的人与家庭。一般体面的家庭在乎的是行止礼/轨仪言谈
,对学业倒未必有这么在意。另外,教会学校也在意。上回咖啡的小麦说,美国一
些传统家庭很不欣赏学校Liberty式的教育。

空发议论的不会。都是有实例的,包括这边一些中国家庭。我与你分歧的恐怕你提
文化家庭,我提的更是体面一些的家庭,世家谈不上。

一个发达的国家后继有人,总不能全都是叛逆之辈。

TOP

本帖最后由 Immanuel 于 2010-8-11 23:54 编辑

美国的主流社会文化,在媒体和娱乐盛起后,渐渐堕落为流行文化,基本的道德伦理观念和家庭社会责任已经不是五十年前的事,遑论百年之前。其政治文化,也早已转变为政客文化,跟建国的理念大相径庭。我们中主张西化的人们往往注意的是表面的东西,不读书也不思考,人云亦云,实在是不应当鼓励的一种趋向。

象罔兄,近来读到”The Creation of the American Republic 1776-1787" by Gordon S. Wood 一书,为美国近几十年来“共和主义(Republicanism)”议论的开山之作,很值得一读, 向你推荐一下。
世皆浮波客,我是波上舟。
dushuxianji.wordpress.com

TOP

谢谢推荐。其实我对政治外行得很,历史倒喜欢,美国史薄一些。

论语很好的。里面可写得很多,望Immanuel续下去。我记得里面说一个借醋的例子,
讲得道理相当好。

有人把庄子当颜回的后续,我也同意。陶潜倒有点庄子、颜回。

TOP

西方公立学校的教育,已经太自由化了,或者说太过了。高中学生带刀,大学学生带枪进校园,什么事啊?

现在私立学校和家庭教育(home schooling)的扩大,就是一种抗衡。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尽力而为。

TOP

象罔兄,我对政治的兴趣恐怕不见得比你多。特及一点,Republicanism实际是历史和法学的热题。另,你提到庄子和颜回的事,能否介绍一下出处?没有听到呢。。。

为力,朋友的子女基本都是上私立或者家教。年轻人们一直想办学校呢。大概有点孔子办私学的精神头。另外,想问你一下,你在Canada何处啊?朋友中有一对年轻夫妇要在月底前迁居到你的北国风光地。如果有需要,不知可不可以请你帮忙。。。
世皆浮波客,我是波上舟。
dushuxianji.wordpress.com

TOP

Immanuel好!
请你或你的朋友给我写E: weilicacn@gmail.com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尽力而为。

TOP

我是读王船山的《庄子解》,里头有不少方以智解。方以智是明代一大哲,他认为庄
子传承了孔子,颜回,子思,,,
http://wenku.baidu.com/view/9b8aee21dd36a32d73758130.html

我读《庄子》也深感庄周行坐方式中的颜回特色,孔、庄皆赞颜回。颜回最生动的描
述不在论语而在庄子,比如心斋,坐忘等。

读陶潜,也能感到这里头的动脉。也只是一家异说

TOP

这一篇理得更细,学人评如是:
http://www.ica.org.cn/content/view_content.asp?id=21767
儒门内的庄子(杨儒宾)

TOP

我实在是孤陋寡闻。你的介绍引发了我很多的感想,需要酝酿和学习,沉淀成熟后一定分享。精力时间有限, 不知何时了。。。
世皆浮波客,我是波上舟。
dushuxianji.wordpress.com

TOP

嘿嘿,读过这个版本。 问候兄弟!
愿我心行于爱,信和美之中

TOP

本帖最后由 Immanuel 于 2010-9-10 06:09 编辑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第,而好犯上者, 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 未之有也。”

按:首讲为学之事,有开宗明旨之意。鉴教育之法,定师弟之道,韩愈所谓“传道、授业、解惑”者也。此则察人伦之机,定纲常之分。可与司马光《资治通鉴》开首的议论相对照。(司马公又有《家范》一书。)又“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可以参照。
理事正体,要在根本;根本所关,要在心性;心性之迁,要在教化;教化之体,故有天性。故格物致知,平治之本,要在断绝私欲,实践上智;天心仁慈,天道冥晦,非虚心虔诚,不能交接。故师弟之道,立于天人;天大人微,故开讲名分体例。

乱者,当不但是反抗权威纲常的狭隘的理解。而应当是阻碍甚至对抗天道的无知;故教育之道,有破有立;破此乱心,方可修养正果。此尤《圣经》中所谓的“Lawlessness (in opposite to a righteousness in the context of abiding in the law of God)。” 以孔子之明慧勤奋,五十方知天命,六十耳顺,可见人多为私欲蒙蔽,天性混沌,非学不可破除。不过,孔子不讲鬼怪乱力(demonic power,or the spiritual power of lawlessness),以为求知达智,要在虚心勤奋,自立自为,不免失之肤浅,犹缘木而求鱼也。
世皆浮波客,我是波上舟。
dushuxianji.wordpress.com

TOP

Immanuel,你的“古”文也写得很好~~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尽力而为。

TOP

为力,我将此类写作加到了自己的文集,想继续发表下去。为了正规版式,条目清晰,我做了些修改,并另开一线。

谢谢鼓励。。。
世皆浮波客,我是波上舟。
dushuxianji.wordpress.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