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张爱玲的谈吃

张爱玲的作品及其文笔经历早已是中国文坛一道极为亮丽的风景线。其实,张爱玲她闲暇之余也谈吃。除开数量众多质量上乘的小说和连篇累牍的红楼梦魇之外,张爱玲还有一篇专谈吃的散文“谈吃与画饼充饥”。虽然是纸上谈兵字里行间流露出画饼充饥的意味,但这篇经典散文也足以说明张爱玲的谈吃有其独有的风格。

张爱玲开宗明义,认为国人好吃一项特点值得引以为傲。是啊,因为那是一种最基本的生活艺术!日常生活而进入艺术领域,可见“民以食为天”的天也有高下之分。只有中国人才达到了那七重天乃至九重天的高级境界。

张爱玲是细腻的,她认为大饼油条同吃由于甜咸风味和质地厚韧脆薄相辅相成这就与光吃油条或大饼的味道绝然不同。你看,就一副大饼油条张爱玲也能给你说出道道来。

张爱玲她又盛赞紫菜:第一次看到大张的紫菜打开来约有三尺见方;一幅脆薄细致的深紫的纸微有折痕,有点发亮像有大波纹暗花的丝绸。这让她惊喜得叫出声来,觉得是中国人的杰作之一。紫菜汤含碘质,于人体有益,一道最简便的速食。

在那个时期,普通国人只知出差尚不知旅游为何物。而张爱玲凭借其家世身份名气早已走南闯北到过不少地方。

在天津常吃鸭舌小萝卜汤,汤里的鸭舌头谈白色,非常清腴嫩滑。小时候便学会了咬住鸭舌头根上的一只小扁骨头,往外一抽抽出来,就像是拔鞋拔——形容得够可以的。

在北方常吃的还有腰子汤,一副腰子与里脊肉小萝卜同煮。里脊肉女佣们又都称为“腰梅肉”,大概是南京话吧,一直搞不懂啥意思。多年后才恍然,悟出原来是“腰眉肉”。腰上两边,打伤了最致命的一小块地方叫腰眼。腰眼上面一寸左右就是“腰眉”了。真是语言上的神来之笔。

说到外国,被张爱玲点到名的有——英国西南部特产黛文郡奶油,厚得成为一团团,不能倒,用茶匙舀了加在咖啡里,连 咖啡粉冲的都由此成了名牌咖啡;其硬如铁像块大圆石头的黑面包;苏格兰一种比蛋糕都细润的三角形小扁面包“司空”(也是译名);起士林咖啡馆一种方角德国面包,外皮相当厚而脆,中心微湿,是普通面包中的极品;蓝色的多瑙河 一流进匈牙利,两岸的农夫吃午餐,都是一只黑面包,一小锅辣爆蔬菜;罗马尼亚店还有冷冻的西伯利亚馄饨,叫“佩尔米尼”,没荷叶边、扁圆形,只有棋子大,皮薄、牛肉馅,很好吃;伊朗的号称“天下第一酥皮点 心”,买了一块夹蜜的千层糕试试,奇甜(不好意思哦,这一类中东的甜食点心我也尝过确实好吃只是对糖尿病患者并不相宜)。

张爱玲的对吃的挑剔也是跃然纸上——藕粉只宜病中吃;苏俄的正餐也没有什么特色;面包店里那种粗糙的小圆面包上用白糖划了个细小的十字,即使初出炉也不是香饽饽;译名叫做匹若叽油煎的肉馅煎饼不易消化;堪称美味的螃蟹面只吃浇头,吃完浇头把汤沥干后就就放 下筷子扔在那里;在八九岁时有一次吃鸡汤,说有药味,一股怪味道在里面;可家里别的人都说没什 么惟有她吃出来了。还有,她就敢说《儒林外史》里的菜单都很平常,可那偏又是李鸿章府上“相府老太太”中意的菜肴。

嘴巴吃刁了的张爱玲又是算极有才气的,足有资格来文人相轻。所以冷不丁地冒出来一句蔑视周作人的话——写来写去都是他故乡绍兴的几样最节俭清淡的菜 ,炒冷饭的次数多了未免使人感到厌倦。

跳跃式的行文回过头来快要结束时,张爱玲女士自是有先见之明。她写道——“无疑的,豆制品是未来之潮。黄豆是最无害的蛋白质。”这当然是千真万确。另外还有两句至理名言就是:1,近年来西餐水准的低落,当然最大的原因是减肥防心脏病;2,美国人在吃上的自卑心理,也表现在崇外上,尤其是没受美国影响的外国,如东欧国家。

这第二点越发地衬托出中华美食品位的高档。首先就绝不会有老美那样的自卑。
是非是 我非我

“她认为大饼油条同吃由于甜咸风味和质地厚韧脆薄相辅相成这就与光吃油条或大饼的味道绝然不同。”

大饼和油条不都是咸的吗?或者大饼是没味儿的。怎么会有甜味儿呢?

“在北方常吃的还有腰子汤,一副腰子与里脊肉小萝卜同煮。”

腰子不爆炒,而是熬汤的话,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TOP

“她认为大饼油条同吃由于甜咸风味和质地厚韧脆薄相辅相成这就与光吃油条或大饼的味道绝然不同。”

大饼和 ...
mist 发表于 2010-7-9 13:43



    南方有甜大饼,你大概没吃过----
是非是 我非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