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 Will Come Soft Rains

旧译一首

1981年,上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所学课本里有一个短篇科幻小说There Will Come Soft Rains。作者Ray Bradbury。小说描写一个高科技房屋在主人被核战争消灭以后自我运行的情况。读起来很有点creepy。无聊之极的时候,房屋朗诵起了美国反战诗人萨拉-绮思黛尔Sara Teasdale 的同名诗歌。绮思黛尔的诗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写的,描写战后大自然自我继续的情形。Bradbury的小说题目就是出自这首诗。

There will come soft rains and the smell of the ground,
And swallows circling with their shimmering sound;

And frogs in the pool singing at night,
And wild plum trees in tremulous white;

Robins will wear their feathery fire,
Whistling their whims on a low fence-wire;

And not one will know of the war, not one
Will care at last when it is done.

Not one would mind, neither bird nor tree,
If mankind perished utterly;

And Spring herself when she woke at dawn
Would scarcely know that we were gone.

当时学了课文之后,我把这首诗翻译成这样:


细 雨 霏 霏 满 地 香 ,燕 子 飞 徊 柔 声 唱 。素 装 尽 看 荒 郊 李 ,蛙 声 听 取 夜 色 塘 。红 羽 妆 成 画 眉美 ,清 歌 小 蓠 诉 奇 想 。岂 念 烽 火 映 干 戈 ,谁 虑 败 寇 与 成 王 。世 间 纵 是 人 绝 灭 ,鸟 木 无 心为 断 肠 。一 朝 春 梦 断 不 知 ,人 面 桃 花 两 茫 茫 。

如今再看,只想做些许改动:

细 雨 霏 霏 沃土 香 ,燕 子 飞 徊 柔 声 唱 。素 装 尽 看 春 郊 李 ,蛙 声 听 取 夜 色 塘 。红 羽 妆 成 画 眉美 ,清 歌 小 蓠 诉 奇 想 。岂 念 烽 火 映 干 戈 ,谁 虑 败 寇 与 成 王 。世 间 纵 是 人 绝 灭 ,鸟 木 无 由痛 断 肠 。一 朝 春 醒 断 不 知 ,人 面 桃 花 两 茫 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