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陳銘華的詩

淺析陳銘華的詩

《新大陆》2010年6月总118期

  什麼樣的詩是好詩,似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讓我感到擔憂的是有一種觀點,認為詩是極個人的東西,極個人的東西一般人不易看懂,也就是說容易看懂的詩就有些淺,就不是好詩。這顯然是判斷好詩的一個誤區。因為詩人或叫詩作者本是大眾的一員,寫詩的是人,不是別的動物,那是人寫出的詩卻讓人看不懂,還認為那些讓別人看不懂的詩才是好詩,這更是錯上加錯的謬論。

  從古到今,人們公認的好詩,哪首不是因通俗易懂而膾炙人口,當然能傳下來也多具有極高的文學藝術欣賞價值。如人們熟知李白的《靜夜思》,杜甫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陸游的《釵頭鳳》,李清照的《一剪梅》和《漱玉詞》,及李商隱的多首傳世佳句等。哪一首是人讀不懂的呢?再看近點大家熟知的著名詩人徐志摩,艾青,郭小川,李瑛,紀弦,非馬,席慕蓉等,他們都是倍受人們喜愛的詩人,他們的詩又有哪個是讓人讀不懂的呢?道理如此簡單,那就是好詩首先就是要讓人看懂,但光讓人看懂還不夠,還有要讓人產生強烈的共鳴,而且,詩還要有很高的文學藝術性,就是說要用很好的意境、意象、和語言來表達人的思想,情感和哲思,讓詩句負載生活的重量與內涵。具備以上特點的詩就是好詩。

  而當我讀了陳銘華的詩作後,我認為陳銘華的詩好,因為我覺得他的作品符合我心中的好詩標准。讀了他的詩後,讓我感到有話要說,讓我有了要寫點啥的衝動。

  陳銘華的詩給我的總印像是通俗易懂,風格陽剛,色彩濃烈,內斂、深沉、精煉。讀他的詩,感受他的心緒,讓我有了許多深深的共鳴,他那簡潔又短小的詩篇,卻充滿張力和負載了生活的內涵與重量。

  從我最喜愛的《舊雨》一詩開始說起:

加州彷彿從來不下雨……
我卻常常在大雨中回家……
生火燙酒寫詩……
想盡辦法把自己擰乾……
但總有那麼一滴留在戰後……
餘燼裡不肯乾的淚……


  讀著這僅僅六行的詩,卻感覺我的心情和詩人一樣在下雨。加州,在那裡生活多年的加州,深深地愛著的那個加州,是四季如春的加州呀!“加州彷彿從來不下雨……/我卻常常在大雨中回家……”晴朗的天空下,有人常常在大雨中回家,這“大雨”是指社會的“大雨”? 是單位的“大雨”? 還是詩人內心的“大雨”?這只有詩人自己明白,但這“大雨”卻是人人都可以有自個兒解讀的“大雨”,這就是詩句裡所隱藏空間,就是它所負載的生活內涵與重量,這“大雨”就是能引起讀者共鳴的亮點。

  此詩的亮點還有“擰干”二字,在“大雨”回家的人還要和平常一樣,“生火燙酒寫詩……”,經歷了“大雨”的非常要與“平常”一樣,在一如平常的生活習慣中,努力地“想盡辦法把自己擰乾……”,這“擰干”二字用得極其生動形像,甚妙!它不但加深突出了主題,也使全詩有了高潮,讀後更加感人。接下來一轉,“但總有那麼一滴留在戰後……/餘燼裡不肯乾的淚……”“那麼一滴” 是啥?“這戰後”又是啥?“戰”已過去,“淚”不能讓親人看見,不能讓別人看見,只能偶爾遺漏在詩句中。這詩句裡包含著男人的堅強,這樣的詩句張揚了男子漢的陽剛性格。

  還要提一點的事,細心點的讀者都會看到,這六行詩是豎排,每行的後邊都帶有六個點的省略號,很像正在下著的雨,是無言的雨!這樣雨的造型緊扣主題。從中我讀出了詩人的獨具匠心。無聲無色中把雨展現在了讀者的眼前,很好地烘托了雨的氣氛,營造了雨的環境。而詩題是“舊雨”,“舊雨”卻下到了今日,可見這雨給人的印像之深,對人的影響之大。讀這樣的詩,那“餘燼裡不肯乾的淚……”會從詩人的詩句裡跑到讀者的眼角,是這樣地讓人共鳴與震撼。

  然無情未必真豪傑,讓我們從下面一首詩裡再看看詩人作品中的柔軟多情的一面:

《去年桃花》

情人的唇
悲傷地烙在
你蒼白的臉上

愛的焦味彌漫墓地
三月的天空
曾經有霧


  這是怎樣的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情,桃花的花期是如此短暫,但是,擁有《去年桃花》足矣!一年過去了,今非昔比,詩人用短短的六行字,講述了一段動人的愛情故事。

  “情人的唇/悲傷地烙在/你蒼白的臉上”。昨日情人如火如炭的唇吻歷歷在目,紅唇烙在蒼白的臉上,紅與白,鮮明的色彩,“烙”字用得極熱烈,表現力極強,曾那樣炙熱的愛情卻又是多變無常。

  多變無常的愛情今天已進了墳墓,“愛的焦味彌漫墓地/三月的天空/曾經有霧”。有誰知道那“愛的焦味彌漫墓地”的滋味呢?“這裡“愛的焦味彌漫墓地” 的意象夠強勁,表達得夠鋒利,效果顯著又准確,可見詩人對情感的感受力和滲透力,及運用語言的穿透力都很非凡,足見其功底。

  顯然,還愛著,愛在三月,又是三月,又是桃花盛開的時節,昔日的情人呀,你在哪兒?你過得好嗎? 我好像流淚了,不,“三月的天空/曾經有霧”。這最後這句輕柔的“三月的天空/曾經有霧”,泪眼成雾是那樣的扣人心弦,給了讀者很大的回味空間,體現出詩人溫存纏綿又理性的豐富情懷,使讀者深深為之動容。

  此詩與大唐詩人 崔護的“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有異曲同工之妙。

  陳銘華的詩是陽剛的,是浪漫多情的,也是長著充滿幻想的羽翼飛翔著的, 來看下邊這一首《天堂鳥》:

薔薇
        玫瑰
             牡丹
                 皆不是
被囚的先知
你夢為蝴蝶
那披發飛行的並不是我


  此首小詩以艷麗的花朵開頭,一幅春錯落有致的畫卷展現在眼前,可接下來的“皆不是”一轉,出人意料地以“被囚的先知/你的夢為蝴蝶/那披發飛行的並不是我”道出了理想與現實,夢想與真實的巨大落差之痛。詩人用詩句來放飛夢想的同時,也沒忘記回到現實中來,理想與現實,夢想與真實的巨大差距給了詩人展翅飛翔的空間。世界因為有了詩人,現實才更美麗,世界才更美好。此詩更具有浪漫主義的色彩,很有紀伯淪和泰格爾的風格,用哲思的筆調和浪漫的色彩來謳歌大自然,來感悟人生。

  我喜歡陳銘華詩品的陽剛和色彩,也喜歡他詩中的纏綿與多情,更喜愛他如鳥飛翔的詩句。願陳銘華詩人的詩篇長滿美麗的羽翼飛得更高更遠。

  最後想說幾句題外話:陳銘華先生在他的《我的复制品》詩集的後記中寫到:“可以說這個集子裡的詩其實是自己比較不滿意的,尤其是當結集而重讀的時候,這個感覺更為強烈,因此許多詩都做了不同程度的修改。”我不是很贊同他的這一說法和做法。因為,第一我覺得這本書裡好詩很多,是非常值得推薦和令人滿意的;其次,我認為,詩寫完後是應該要精雕細刻,但定稿後一般不應再改動,除非發現有明顯的錯誤或缺陷,否則不應該再修改。因為你寫詩的當時心情和後來改詩的心情有變,自己覺得不太滿意以前寫的,可能是你超越了從前,也可能是你較以前更成熟了,眼光更高了,但不能因此而改動以前的作品,應該要保持原作品當時的自然風貌為佳。

2010年4月18日-24日 于美国
http://blog.sina.com.cn/binghuablog

我不仅喜欢读诗,也喜欢读诗评。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尽力而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