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在“寻找”什么——读冰花的小诗《寻找》

诗人在“寻找”什么——读冰花的小诗《寻找》

怀鹰

《寻找》

记不得哪一天
你的蝴蝶飞进了我的花园
记不得哪一天
我的花香飘入你的阳台

绿叶在风中一次次试探
微弱的回声摇着梦幻
风 扬启心湖的帆
也吹活了小鸟依人的裙摆

梦中的帆载着梦中的人
荡涤尘埃驶在世外桃园

一次云雾中 帆迷失了
迷失得越来越远

月光看不见月光
风帆找不到风帆
满地鸣开喋血的杜鹃

夜已深世人皆入眠
唯有谁寻找梦中的帆



诗人在“寻找”什么呢?寻找本身通常带有目的性,也许是一件被遗忘的物品,或一段曾经璀璨的感情。诗人用了很多意象来跟我们说,她所要寻找的其实是很虚幻的“梦”。既是梦,那就不可能“寻”,只能托付与想象了。

这首诗写得有点曲折,在于诗人营造诗境时用了很实在的描写,但这些描写最后都导向虚幻的“存在”,因而那个存在变得比真实还具有撼动人心的力量,这就是诗歌让我们咀嚼的地方。

“记不得哪一天
你的蝴蝶飞进了我的花园
记不得哪一天
我的花香飘入你的阳台”

第一节诗里,诗人用了排比的手法,展开一幅小阳春日的“妩媚”。虽然“ 记不得哪一天/你的蝴蝶飞进了我的花园”,开头写得好,如果诗人“记得”,那就有痕迹,将破坏蝴蝶的轻灵和“莽撞”,蝴蝶随时都会飞进来,蝴蝶有记忆吗?有记忆的蝴蝶一点也不可爱,正如庄周梦蝶的那只,它是那么的悄无声息、突然地进入庄周的梦境。冰花的蝴蝶也有这样的姿态,只是环境不同,情境各异。此蝴蝶是“你”的,这就界定了蝴蝶的方向,你的蝴蝶飞进了我的花园,那是对方所释放的情意,而“我的花香飘入你的阳台”;蝴蝶来引逗,“我”的内心终于绽开,花香是一种期许和委托。

看来是两情相悦吧,好美的“哪一天”,浪漫的“记忆”空白。

“绿叶在风中一次次试探
微弱的回声摇着梦幻
风 扬启心湖的帆
也吹活了小鸟依人的裙摆”

可是人生毕竟不完美,这段浪漫的诗意般的爱慕,其实是“梦幻”啊!绿叶是“我”在风中的试探,为何试探?试探的结果只传来“微弱的回声”,岂不大煞风景?“结局”是意料中的,然而,“我”依然不肯接受这“梦幻”似的等待,依然“快乐”地张扬起“心湖的帆”,风,是自己的想象和激扬的期盼,就这样“快乐”着,连“小鸟依人似的裙摆”也飞扬起来了。

明知是虚幻的等待,却快乐的准备着,快乐的飞扬着,那是何等“残忍”的自我折腾!

“我”的快乐似乎连自己都觉得虚幻了。“梦中的帆载着梦中的人/荡涤尘埃驶在世外桃园”,梦中的帆本已不存在,却“载着梦中的人”,虚笔着墨之处但见点点无法捉摸的墨迹,反而让人感觉那是一种真实,“世外桃园”固然是想象外的方寸,然而人在桃园却给人无法逃脱而凄凉的感觉。

如此的“幻觉”,终究是要迷失的。“一次云雾中 帆迷失了/迷失得越来越远”,“一次云雾”遮断了情感的帆,双方离得“越来越远”,远到“月光看不见月光/风帆找不到风帆”啊,那距离无法丈量或臆测,连月光都迷失了,还有什么能透过云雾“寻”见的呢?只剩下“满地鸣开喋血的杜鹃”,够凄美的。杜鹃喋血已到了最后的绝望,“我”还能期待什么?“我”究竟还要不要“寻找”下去?

“夜已深世人皆入眠
唯有谁寻找梦中的帆”

虽然夜已深,世人皆入眠,但诗人仍不肯就寝,她的诗情仍在荡漾。“唯有谁寻找梦中的帆”?所有的描述、倾诉来了个大转弯,原来那不是“我”的寻找,而是茫茫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的寻找。也许是某种不请自来的灵感撞击着诗人的心弦,让她有了这样的诗思。那也很好,写诗本不拘任何形式,手法,只要能引动读者的心灵参与,那就是一首好诗了。冰花的《寻找》确实有些写法上的特点,值得我们注意并加以学习的。

文章来源:http://sgcls.zhongwenlink.com/news_read.asp?newsid=7738#7218

怀鹰简介:

怀鹰, 原名李承璋,福建南安人,新加坡公民。
曾在广播局担任话语戏剧组编剧长达十二年,写过数十部电视剧。新加坡媒体城记者、转稿人及导播。《联合早报网》高级编辑,目前为专业作家。
出版过二十一部著作,获国内外二十三项文学奖项;第一届《城市文学奖》冠军,《宗乡文学奖》小说组及散文组冠军,主编过《青年文艺双月刊》、《新加坡文艺》、《新城小小说》、《新城小作家》、《创新诗刊》等。担任多项文学奖的评审以及驻校作家。
新加坡作家协会会员新加坡文艺协会前届理事、永久会员。
http://blog.sina.com.cn/binghuablog

评小说我不会,也许应该从评诗歌学起~~

冰花周末好!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尽力而为。

TOP

那就从"我"做起, 从现在做起呀! 动笔就有评啦~~~周末快乐!

回复 2# 为力
http://blog.sina.com.cn/binghuablog

TOP

和冰花的《寻找》

风中秋叶

http://diary.wenxuecity.com/diar ... id=22101&page=1


为冰花优美飘渺迷离的诗歌鼓掌喝彩,临屏凑一首助兴:

记不得哪一天
随文字的花径
进入冰花
梦幻一般的世界
似看蝴蝶飞舞
如闻百花飘香
禁不得
心旗摇荡
在风中试探
天宇的回声
想象心湖的帆影
只在文字的水镜
雕刻自己的世外桃园
一次次
写下无字心歌
在南山下迷醉……
http://blog.sina.com.cn/binghuablog

TOP

读冰花《寻找》的感想

文/华英

《寻找》

记不得哪一天
你的蝴蝶飞进了我的花园
记不得哪一天
我的花香飘入你的阳台

绿叶在风中一次次试探
微弱的回声摇着梦幻
风 扬启心湖的帆
也吹活了小鸟依人的裙摆

梦中的帆载着梦中的人
荡涤尘埃驶在世外桃园

一次云雾中 帆迷失了
迷失得越来越远

月光看不见月光
风帆找不到风帆
满地鸣开喋血的杜鹃

夜已深世人皆入眠
唯有谁寻找梦中的帆

刚开始,感觉这是一首讲述初恋的爱情诗。但在反复的朗读这首诗后,就发觉自己是这么的肤浅。

梦中的帆其实不一定只是限于情感,更可以是对生命中任何第一次心灵上的触动。而那一点触动就滋生着人性的一点光辉。

“绿叶在风中一次次试探
微弱的回声摇着梦幻
风 扬启心湖的帆
也吹活了小鸟依人的裙摆”

这一段有一种纯真的美 (The innocent beauty),描述梦如何在一次次的试探中被摇醒,小心而悠然的在心湖起帆。它让我回想起年少的自己,但在岁月的迷雾中,终于

“月光看不见月光
风帆找不到风帆
满地鸣开喋血的杜鹃”

心湖也开始干涸了,灵魂也没了镜子。

但诗的结尾仍然有一种期盼,还有谁会在夜深人静中,去寻觅当初的感动和爱恋。这样的话,心其实还未死绝,梦还未尽灭。我很想说我也是其中一个。



相关评论:

怀鹰: 诗人在寻找什么——读冰花的小诗《寻找》
http://blog.sina.com.cn/binghuablog

TOP

本帖最后由 冰花 于 2010-5-22 07:03 编辑

这首旧作新贴还有不少反响~~~

今天单位同事老外读我的诗, 当然是译成英文的, 都大叫好! 让我出版英文的书, 他们想读~~~哈, 可我对俺的英文没信心, 俺得先解决这个问题~~~;)
http://blog.sina.com.cn/binghuablog

TOP

冰花你这篇《寻找》确实比较有故事情节,难怪读者会浮想联翩~~
以文愉己  以文悦人

TOP

哈, 是吗?

又有一篇, 和你分享:

赏析冰花的《寻找》



《寻找》

——作者 冰花 赏析 大宝


记不得哪一天
你的蝴蝶飞进了我的花园
记不得哪一天
我的花香飘入你的阳台


绿叶在风中一次次试探
微弱的回声摇着梦幻
风 扬启心湖的帆
也吹活了小鸟依人的裙摆


梦中的帆载着梦中的人
荡涤尘埃驶在世外桃园


一次云雾中 帆迷失了
迷失得越来越远


月光看不见月光
风帆找不到风帆
满地鸣开喋血的杜鹃


夜已深世人皆入眠
唯有谁寻找梦中的帆

这首诗歌写的极其朦胧而含蓄,说的是人与人之间沉闷的、压抑的、不能打破、不能冲决的隔膜和隔阂,但人性的光芒把人类情感深处的相互依存、相互依靠深度地隐秘在无限的时空及一虫一草一花这万物相连相息的一体之中。


作者这首诗歌最成功最高超的地方是,以美来表达伤,美而雅致,美而不伤,这是最高的境界了!而且作者屏弃了社会性背景,直接呈现细节,以细腻的、美好的意象触动内心的敏感和伤痕,这个伤痕以梦来象征。梦其实就是现实中没有的、想要的、期待的,梦也就是现实中的利益及其情感诉求得不到的反映,自然是隐忍的、不易觉察的伤痛、酸涩。尽管作者隐蔽了宏大的社会画面,但我知道亲爱的冰花生活在世界上科技及各个方面最发达的美国这个商业社会,且正经受着世界性的严重的经济危机,人与人之间自然存在警惕、防备又渴望交流、温暖和依存。生存的环境就是写作的最大的时代背景。综合以上这些,让我们欣赏、学习、看到了冰花高超的诗艺水准。


祝福!



冰花你这篇《寻找》确实比较有故事情节,难怪读者会浮想联翩~~
文章 发表于 2010-5-22 08:24
http://blog.sina.com.cn/binghuablog

TOP